陌陌唐岩:风口是追来的,直播只是平台视频化的第一步

   日期:2017-03-28     浏览:11853    
核心提示:作为创业者,唐岩是低调的。但是他创办的陌陌并不低调,股价2016年涨了约5倍,直接缘由是搭上了直播的风口,陌陌不再是那个约炮
 作为创业者,唐岩是低调的。但是他创办的陌陌并不低调,股价2016年涨了约5倍,直接缘由是搭上了直播的风口,陌陌不再是那个“约炮神器”了。

  创业6年来,唐岩从未在公开场合演讲,3月26日他终于将自己的“处女秀”卖给了前同事、前领导,答应方三文(微博)到2017年雪球中概高峰论坛上“吹吹牛”。

  先看陌陌2016年第四季度财报的靓丽表现,营收为 2.461 亿美元,同比增长 524%;净利润为 9150 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净利润 1180 万美元相比增长 674%。

  相比这些,唐岩讲自己更看重另外一组数字:月活用户数达到8810万,平台关系达成量同比增长48%,日活平均使用时长增长率10%。

  对于外界认为陌陌是踩到了直播的风口,唐岩表示大部分认同,指出“风口是等来的”,确实碰上了2016年直播行业的爆发。但唐岩更多强调“风口也是追来的”,陌陌早在2015年就开始做视频直播,直播只是平台视频化的第一步。

  虽然直播带来了真金白银,但唐岩并不想陌陌被当成“直播平台”,而更愿意被定义为“社交平台”。

  他强调:“我们内心里边还是会觉得陌陌更像一个社交平台,而不是一个直播平台,社交平台才是我们根本中的根本。直播更类似于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或者说我们商业变现的一个手段,或者说我们整个社交平台里边非常重要的一项功能,但它不是我们社交平台的根本。”

  那么除了直播外,如何做视频社交呢?唐岩表示,未来陌陌会应用更多视频方式来达成开放性社交关系的建立,比如加入短视频社交、游戏社交、以及真人视频技术等。其2017年的主要精力也将放在改进社交视频产品和市场、品牌运作上。

  “陌陌的下一站是泛社交泛娱乐平台。”在唐岩对陌陌的未来规划中,并没有出现直播的字眼。

  以下为唐岩的发言实录:

  大家好,正如刚才主持人所说,我大概有两三年没有出来以这种形式跟大家聊天了。如果是一个人站在台上讲的,我应该创业以来从来没有过。这次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跟大家交流一下心得和想法呢?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我们也越来越觉得雪球财经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一个与在投资者交流的平台;第二个原因,雪球的创始人方三文先生以前是我的老同事;第三个原因非常关键,方三文先生以前是我的老上司。所以,他在微信上给我发了短信说,“过来吧,过来吹个牛”,所以我就来了。我今天就是“奉旨吹牛”。

  这是2016年陌陌取得的一些成就的数字化表现。2016年的Q4,我们的收入达到了2.461亿美金,营收同笔增涨523%,净利润达到了9150万美金,同比增长674%。

  这是我们内部更看重的一些数字。除了赚钱之外,我们内部更关注和看重的这些指标,我不知道投资者更关注前面一组数字,还是后面一组数字。我们2016年Q4月活用户达到了8110万,这个数字其实非常不容易的。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的MAU从Q2开始一直是持续下跌的,当时2015年Q2的月活是7840万,而2016年Q4的月活不仅走出了低谷还略微的超越了月活的历史新高。所以,这个数字对于我们内部来说的话,我们是觉得感慨良多,不容易追回来。平台关系达成量同比增长是48%,活跃用户平均使用时长的增长率是增加了10%,这是我们内部更看重的一些关于运营方面用户的数字。

  可能在外部来看,或者有时候跟一些朋友聊,大都会认为我们撞上了直播这个大运,踩到了这个风口上,所以2016年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这些说法我大部分是认同的,确实直播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鲜的东西,新鲜的玩法,新鲜的内容。但我们内部来看,我们其实更愿意把直播这个东西看成是我们平台视频化的第一步比较大的一个尝试。我们说的这个口径可能会有一点不太相同,接下来我会给大家讲一下,到底我们平台更看重的视频化到底是指什么。视频直播是我们从2015年开始做的,整体的视频社交战略化是在2016年浮出水面的。我们的视频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是属于吹牛的。我们说风口不是等来的,是追来的。2015年9月份,我们曾经上线了一个关于直播的小尝试叫做“陌陌现场”,可能有一些熟悉我们产品的人知道这个事情。那我们准备做这个事情是什么时候呢?是2014年下半年,当时我们内部决定说可以尝试一些视频化、娱乐化的内容建设,但等我找到这个负责人的时候,已经是2015年的3月份了。因为我这个人做事比较拖沓,虽然决定了要做,但是没有合适的人,再手头上有些别的事情要忙,然后就忙别的去了。到2015年3月份这个人入职,我给他的任务是半年之内我要看到节目的上线,然后就没管了,然后他就吭哧吭哧干活去了,到了2015年9月份,我们的“陌陌现场”上线了。“陌陌现场”我当时给它的说法就是,如果我整天玩陌陌的话其实挺无聊的,不知道玩什么,每天去认识陌生人的话至少不是一个持续的冲动。这些碎片化的时间怎么打发掉?就像我去一个酒吧一样,如果酒吧台上有一个很不错的表现,水平只要到一线城市酒吧表演的水平,我是愿意观看的,而且我也愿意付费的,我跟他们说大致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到了9月份,这个就上线了。我们自己的感受是觉得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至少在我们平台内部的效果是非常不错的。但是运营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了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商业模式是成问题的,它没办法杠杆化。也就是说,同时有20万人在看这场演出和1千个人看这场演出,它的商业化的结果是差不多的。就是如果靠这个用户直接付费,其实也就是前面20名愿意付费,或者前面10名愿意付费。否则的话,他不愿意付费,因为他付费了,反正获得的这些体验和成就是非常低的,所以是没办法杠杆化。

  在这种情况下,到了2016年的1月我们尝试着开放全民的直播,也就是说,普通人也可以进来做这个直播。1月份做的时候,我们内部看到的数据转化效果也是非常好的,但是迟迟不敢用一个更大的规模来做。为什么?我们不知道直播这个东西会对我们原来的社交生态到底是一个正面的影响,还是一个负面的影响?因为我们内心里边还是会觉得陌陌更像一个社交平台,而不是一个直播平台,社交平台才是我们根本中的根本,直播平台更类似于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平台,或者说我们商业变现的一个手段,或者说我们整个社交平台里边非常重要的一项功能,但它不是我们社交平台的根本。直播之所以跟我们的平台结合得比较好,一个是用户的心智,另外它对于一个开放性社交里边提供更多内容的积累和可能性,但是它不是我们的全部,所以我们比较谨慎,一直都不敢把它扩大化。

  直到我们做了两份数据报告,发现看直播的用户他们原有的社交行为,比如说和陌生人说话的行为,比如说跟已有的建立了社交关系的用户的消息条数,他们原来群组类的活跃度,以及他们除去在看直播之后使用软件的时长都是没有受影响的,反而是略有一点提升,两份报告都是一样。所以我们在4月份的时候,在非常重要的根目录下来做这个指标,结果就是大家看到的,跟我们的平台结合得非常好。这里可以看到,其实我们公司内部对于直播这个风口是从2014年下半年才开始追的。今天这个样子未必是我们2014年就想到了的,我刚才跟大家分享的时候,其实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不这么想。但是追来追去,追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看法。

 
关注公众号了解最新资讯
打赏
 
更多>同类投资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投资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投润服务  |  资金方服务  |  项目方服务  |  投资风险提醒  |  合作加盟  |  微信推广  |  品牌推广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隐私协议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